热门搜索:

他一旦敢对方七少露出一丁点的恶意来被惩罚的绝对是他

时间:2019-01-01 16:37 文章来源:互联网

  虚行黑着脸看着楚休,这家伙可以说是他进入小凡天以来,第二个想要将其除掉的人了。
 
    第一个是那个将他一刀重创的林烨,隐魔一脉培养出来的小魔头。
 
    而眼前这楚休,先是魔佛同修,结果现在却又将一门密宗的功法修炼到这种程度,也是让虚行很看不惯。
 
    大光明寺在佛宗的分支中算是禅宗一脉,虽然其中也有不少功法跟密宗有关,不过大部分却是已经被同化的密宗功法,而眼前这楚休施展的,却是正宗无比的密宗功法,天生便让虚行这种大光明寺出身的武者很厌恶。
 
    此时场中,宗玄眼中神光暴涨。
 
    他不知道楚休施展的是什么武功,不过直觉告诉他,这时候的楚休,很危险!
 
    不动明王印落下,刹那间周围的天地元气都发出了一声剧烈的音爆,力量层层爆发,犹如憾山,碎地!
 
    就在这一刹那间,楚休的双目猛然间睁开,无尽的光辉洒落,随着楚休手中捏着的那印决落下,刹那之间,九印合一,天地无匹!
 
    这才是快慢九字诀施展到了极致的表现,九字印决循环往复,生生不息,最终九印合一,威能惊天动地!
 
    九字印决接连砸落,金光绽放,宗玄被轰的步步后撤。
 
    快慢九字诀,名曰快慢,但九种印决组合起来却是变化万千,九印合一,其力量程度之复杂,远超常人想象。
 
    这门功法楚休从一门印决一门印决的开始修炼,最终将每一门印决都施展到了极致,最终九印合一,这才算是真正的大成。
 
    宗玄的不动明王印能够扛得住一种力量,但却扛不住这种千变万化的力量组合,他周身那明王之力在不断的崩溃着,最后轰然一声,彻底碎裂!
 
    轰然一声巨响传来,九印轮盘光辉绽放到了极致,宗玄的身体直接被轰入了地下,无数青铜碎片炸裂纷飞,一缕鲜血从宗玄口中流淌而出。
 
    虚行面色一瞬间阴沉的可怕,在场的众人也没想到,宗玄竟然真的败了,败给了楚休。
 
    他在龙虎榜之上跟张承祯斗了十余年,不仅没有斗过张承祯,让张承祯抢先一步踏入武道宗师境界,结果现在他还输了了楚休,排名不如他楚休。
 
    不过此时的楚休其实也不好受,他的面色发白,是谁都能看到的,不正常的病态苍白。
 
    九印合一,楚休看似只出了一招,但实际上那九印轮盘每一次转动,就相当于楚休接连轰出了完整的快慢九字诀,所以力量才能够如此的多变。
 
    快慢九字诀的消耗本来就大,正常楚休使出十几印还是不成问题的,但方才楚休到底用出了多少印决?几十印还是几百印?甚至就连他自己都数不清楚了。
 
    青铜大坑当中,宗玄争扎着爬起来,眼中神光依旧在绽放着,他还想要再战。
 
    不过就在他爬起来的一瞬间,整间大殿忽然开始剧烈的晃动了起来,大块的青铜碎片落下,在残余阵法的加持之下,足有万钧之重,一名一时不查的五气朝元境武者想要硬抗,但却被这碎片给硬生生砸成了肉泥!
 
 
------------
 
第六百零七章 恶意
 
    青铜大殿坍塌,坍塌的不光是整个大殿,更是连带着大殿内的那些阵法。
 
    这些上古阵法虽然在天地大劫中都已经残破,不过威能还是会残留一些的,方才那个被砸死的倒霉鬼就是证据。
 
    所以此时众人都没有心思再打下去了,立刻速战速决,转身便逃。
 
    楚休距离那道蕴最近,直接一把将其拿在手中,收入空间秘匣中,向外跑去。
 
    他的力量消耗过大,就算是宗玄想再打,他都不想再战了,再战下去,那就是磨练自身了,而是跟宗玄搏命。
 
    同时方七少跟赢白鹿也是同时暂停,并没有再继续出手。
 
    他们两个一战其实也是打的十分精彩,不过风头却是都已经被楚休抢了去,倒是没什么人关注。
 
    不过一战下来,方七少其实还是要占据上风的,因果剑道这种东西真的很无解,能够破解的方式屈指可数。
 
    要么就是像楚休那般,也一样精通因果之道,双方比拼的就是对因果之道的理解。
 
    还有就是像宗玄一样,以力破万法,防御力和攻击力都是极其的惊人,不管你是因果也好,还是轮回也罢,唯有力量超过他,才能够真正伤到他,就好似方才楚休跟宗玄一战那样。
 
    最后一种则是更难,像之前张承祯竟然以极致的速度和极其细微的力量操控来破解因果之道,这种就是属于技术流了,一般人可做不到。
 
    不过方七少自己知道,虽然眼下他是占据上风的,但实际上赢白鹿却也没动用全力。
 
    商水赢氏最擅长的就是藏拙,没到真正生死搏杀的时刻,想要让赢白鹿把所有底牌都交出来,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这时候方七少四周扫了一下,喃喃道:“林开云那家伙呢?死哪去了?”
 
    虽然同为剑王城出身,但方七少却是很厌恶林开云,这家伙的胸襟太小了。
 
    之前在剑王城内,方七少根本就没把这林开云给放在眼里,结果这林开云却是处处针对他,以他为假想敌,妄想有朝一日超过他,还暗地里说了他不少的坏话。
 
    只不过对方毕竟是剑王城的人,念在同门的份上,方七少还真不能不管他,虽然他嘴上说林开云死哪去了,但他却也不能真看着林开云出事。
 
    不过此时方七少却是不知道,林开云其实一直就在大殿的入口,正用带着嫉妒的目光看着楚休,张承祯等人,甚至是他方七少!
 
    道蕴不是谁都有资格去抢的,起码你也要有天人合一境的实力才行。
 
    林开云没有资格,他又不是白痴,所以只是呆在门口老老实实的观战。
 
    当他看到‘小天师’张承祯以一敌五时的豪迈,林开云也是心中情绪激荡,但更多的却是嫉妒!
 
    那个以一己之力独战五位江湖俊杰,汇聚风雷踏入武道宗师境界的,为什么不是他?
 
    甚至别说成为张承祯,哪怕他能成为被张承祯亲自挑战的那五人,也足够名扬江湖了。
 
    能够被张承祯亲自开口挑战,证明他们已经站在同等境界的最巅峰,有着给予张承祯压力的实力,这种是一种实力上的认可,此战过后,不光是张承祯,楚休等五人的光芒也一样不会被遮掩。
 
    只可惜,这份荣光他林开云只能抬头仰望!
 
    他多么希望自己也是那五人之一,然而他却不是。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跟自己同出一派,那个从来都没有正经样子的方七少在那里耀武扬威,被人称颂赞叹,心中的妒火却是差点把林开云给点燃,同时他心中也是升起了一股怨气来,怨苍天不公!
 
    在剑王城内,那方七少整日里不是喝酒便是吊儿郎当的闲逛,从来就没有一副正经模样,但师门长辈却是对他溺爱无比,无论他做出什么荒唐事情,剑王城的长辈都只是随便训斥一下,连惩罚都没有。
 
    自己呢?一天十二个时辰,他有十个时辰在练剑苦修,进境稍微慢一些,便会被师长责罚,让他学一学方七少。
 
    结果呢?他凭什么比不过方七少!自己如此的努力,为何还比不过方七少!?
 
    这苍天,不是不公是什么!?
 
    甚至此时林开云对方七少的妒火都已经升级成了恨意,但理智却告诉他,他不能对方七少怎么样。
 
    方七少是剑王城的未来,是剑王城的继承人,他一旦敢对方七少露出一丁点的恶意来,被惩罚的绝对是他。
 
    况且以他现在的实力,除了一些阴谋手段,他也无法对方七少造成威胁。
 
    所以林开云目光一转,将充满恶意的目光望向刚刚拿到道蕴,向着出口逃来的楚休。
 
    他心中对于楚休的恨意甚至要比方七少都要强,就是因为这个人,导致自己心境受创,低迷了这么长时间,耽误了修为,如若不然,他现在早就踏入天人合一境了。
 
    而且楚休跟方七少的关系竟然还不错,这也让林开云把对方七少的妒火和恨意都放在了楚休身上。
 
    当然最重要的是,现在林开云认为自己能动得了楚休。
 
    林开云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那也只是跟楚休这等俊杰天骄相比,实际上跟大部分同龄武者相比,他的实力还算不错的,要不然剑王城也不会如此培养他。
 
    虽然说剑王城主要培养的还是方七少,但林开云的待遇,绝对是仅次于方七少的,在剑王城的长辈想来,将来方七少接管剑王城,手下定然也要有几个能撑得住场面的人,林开云便是这么个人。
 
    只不过剑王城的长辈没想到,这种区别对待却是让林开云这种心胸本来就不大的家伙,对方七少由妒生恨。
 
    怎么说林开云也是大派精心培养出来的弟子,现在楚休的状态他还是能看出来的,这楚休就算是赢了宗玄,但他的力量体力却也是消耗到了极致,甚至要比吐血的宗玄还要严重。
 
    楚休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关思羽也一样在很远的地方,所以这个时候的楚休,可以说是自身力量最弱的时候,若是抓不住这个机会,林开云可能一辈子都报不了仇了!
 
    而且杀了楚休,夺得道蕴,他也有着将来超越方七少的机会!
 
    不过林开云此时心中虽然已经是被嫉恨给填满,但他却也知道,单凭自己一人之力是杀不掉楚休的,被反杀还差不多。
 
    所以这时林开云却是向着一旁跑去,那边还有一队人在那里观战,这些人,正是最早进入小凡天沧澜剑宗武者,由沧澜剑宗的大弟子窦广臣带队。
 
    当初柳宗元阻止窦广臣带人进来,是因为他进入过小凡天,知道其中的凶险。
 
    结果窦广臣为了抢占先机,
    结果老天好像偏要跟窦广臣作对一样,这一路上窦广臣没主动惹其他人,但却有其他人看他碍眼非要找他麻烦,这几天过来,窦广臣便感觉自己老了十岁一般,心中也升起了丝丝悔意。
 
    林开云知道自己的力量不足,但沧澜剑宗的大弟子窦广臣实力却是不弱!
 
    快速的来到窦广臣身旁,林开云拱拱手道:“窦兄可曾认得我?”
 
    其实窦广臣论辈份来说的话,是要比林开云大一辈的,不过林开云总不能去称呼他为前辈,这样双方的地位可就不一样了。
 
    窦广臣皱眉道:“剑王城林开云?你想要干什么?”
 
    林开云毕竟也曾经是位列过龙虎榜前二十的武者,在江湖上还是有一些名气的,所以现在窦广臣几乎是一眼便将其认出来了。
 
    时间不多,林开云没有时间去跟窦广臣拉交情说废话,他直接单刀直入道:“窦兄,你们沧澜剑宗跟楚休的恩怨我也知道,现在那楚休的实力你也看到了,今日不除掉他,将来此人必会灭了你沧澜剑宗的!
 
    眼下那楚休跟宗玄一战,本身就已经消耗过度,而且关思羽还不在他的身边,这时候的楚休可以说是最为虚弱的时候了,你我联手,将其斩杀,以报心头之恨,你认为如何?”
 
    窦广臣闻言顿时吓了一大跳,连忙道:“你疯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方才那楚休的威势你也不是没有看到,就凭你我这实力也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